• <div id="mfvmp"><tr id="mfvmp"><mark id="mfvmp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<legend id="mfvmp"><form id="mfvmp"><tbody id="mfvmp"></tbody></form></legend>

        <tr id="mfvmp"><form id="mfvmp"></form></tr>

          1. 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情殇罪觇

            第三十章失落

            情殇罪觇 识鰰喆哉 1696 2019-02-27 15:37:38

              谭婉佳是第一批被高校录取的学生,当谭祖望看到复旦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录取通知单时,兴奋不已。第二天一大早就张罗不停,弄了不少菜,还特意买了只烤鸭,邀请到矿山的几个南洋华侨共济一室以示欢庆。

              原来,当年复旦开办不久,基础未奠,尤缺资金,却屡遭词讼,几近被逐出公祠。全仗1917年冬,***以复旦大学校长的身份,赴南洋各地向华侨募捐。时南洋侨胞景慕先生盛名,很快筹得巨款,后在江湾置地七十亩,即是今日复旦大学校园之基础。当年谭氏祖、父辈族?#23383;?#20013;,也不乏捐赠之人,甚至有遣学往来之谊,谭祖望幼年即有耳闻。今小女考入复旦,怎不令谭祖望百感交集?

              终至宴尽人散,收担停当。谭婉佳情绪不佳,独自一人来到江桥上。

              董兰芬不愿见任何人,更羞于见她,她主动去找过董兰芬,却吃了闭门羹。她相信事实肯定远没有传闻的那么夸张,也清楚自己的闺蜜偶尔会有些冲动任性,最近一段时间也比较关注许雷,但充其量是小女生一种好感或者?#19981;?#30340;萌动时期而已,不致于一下子就做出太出格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至于许雷,更不可能去主动招惹闺蜜。但他为?#25105;?#36530;着自己?

              这就让谭婉佳很生气!她只想知道事发的缘由,至于情节如何她都不在乎了。换句话说,她已最大化的选择相信两个人了,可当事人双方在这个节骨眼上,不但没有一个出来主动跟她解释两句,甚至还躲着她!唯一合理的解释就只剩下两?#35828;?#20851;系确实不同寻常,这其中又有着怎样的耐人寻味?

              可谭婉佳又如何清楚?她选择相信两个人事出有因也好,没有怀疑他们是情欲使然也罢,其实都只是她内心里的想法,当事人又从何而知?更何况当时董兰芬为什么会一下?#35828;共?#21563;上许雷,许雷自身?#20960;?#19981;明白,又能向谭婉佳去解释些什么?

              江风吹拂着谭婉佳,?#21019;?#19981;散内心深处的三分落寞、两处狐疑、一种幽怨。其?#25285;?#36890;过这件事,才使她意识到,许雷竟然不知不觉中已让自已难于割舍。

              同时,共饮一江水的许雷,在三公里开外的上游,也除不掉内心深处的一种相思、两处闲愁、三?#21482;?#25022;。?#27426;?#36890;过这件事,又让他疑惑着,姊姊难道自始自终里都对自己心若止水?

              不久,谭婉佳随父亲去了上海,随后一天,董兰芬也跟哥哥坐上?#35828;獎本?#30340;火车。谭婉佳临行前,收到了董兰芬托人送的纸条:“佳佳,是我一时冲动…吻了许雷!不怪他。”

              此刻的许雷,独?#21705;?#22312;小岗岭原来的女生宿舍前,手里握着两封信。尽管才半年多时间,由于无人打整,空?#21561;?#30340;校园里透着一片杂乱和荒芜,不少山花野草从地缝和挡墙上顽强地?#20658;?#20986;来,许雷沿着熟悉的林荫道慢慢追寻着那曾经一分一秒的美好。

              他连送别的机会?#27982;揮校?#27801;?#24425;录?#21518;,再也没见过两位学姐。而今佳人已去,楼空雁杳。

              他先拆开了董兰芬的信:“许雷同学,你好。请原谅我的冒失给你带来的伤害!其?#25285;?#24403;你狠狠的推开我时,也推醒了我,那一刻我终于知道你爱的人是佳佳,她也的确比我?#21028;?#24456;多。但是,每个人都有爱与被爱的权利,我不想欺骗自己,因为从那天起,就经常梦到你。我没有找你,是不想再打扰你,就让我独?#21705;?#34255;起这份相?#21450;傘?#24403;你见信时,我已经走了。最后,用我最真挚的祝福来表达深深的歉意,愿你学业上进、心想事成。董兰芬仲夜笔”遒劲奔放的行草下面,却仿佛诉说着一个才懂相思又害相思的少女那种种的无奈和伤?#23567;?p>  许雷的心中五味杂陈,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?#20445;?#20182;想,要是没有遇上谭婉佳的话,自己或许会爱上董兰芬的。

              良久,再拆开姊姊的信,娟秀的宋楷字体一如本人般又带了几分灵逸,却只?#23567;?#28216;子思乡日,可会西南风”一句诗。

              许雷默默体会着诗中潜含的深意……作者假若要赋予某种新义,越浅显的字句却往往越难猜透,何况是文言诗词造诣颇高的谭婉佳!别的倒也好懂,单单这个“会”字,既可以是“相会、遇到”的意思,又可以是“感受、体会”的含义。偏偏它是破解?#20183;?#30340;关键!照前一个意思来看,应该没什么意义;照后一种含义分析,首先游子是指他,西南风则代表姊姊本人无疑了,可为什么要说成是‘西南风’而不是‘东南风’呢?#21487;?#28023;可是在东南方向啊!

              连在一起解释为:当在外的你思念起?#27663;?#30340;那一刻,是否能明白我的心思?或‘就可以体会到我的心意了’……还是不?#22253;。?#35768;雷忽然觉得自己任重道远,除了勤奋学习之外,又要练功、解读中医、调查机密,现在还得尽快多通诗词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识鰰喆哉

            心理刻划占了全书内容的很大比例,?#19981;?#23545;话为主或情节快推的读者可能要失望了。

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  书架
            ?#23588;?#20070;架
            书页
            返回书页
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指南
          2. <div id="mfvmp"><tr id="mfvmp"><mark id="mfvmp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<legend id="mfvmp"><form id="mfvmp"><tbody id="mfvmp"></tbody></form></legend>

                <tr id="mfvmp"><form id="mfvmp"></form></tr>

                  1.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