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mfvmp"><tr id="mfvmp"><mark id="mfvmp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<legend id="mfvmp"><form id="mfvmp"><tbody id="mfvmp"></tbody></form></legend>

        <tr id="mfvmp"><form id="mfvmp"></form></tr>

          1. 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市井王妃成长路

            第五章

            市井王妃成长路 爆花不是花 3030 2019-04-12 13:50:59

              “这就走了?你这乡野的?#23601;?#20063;太不懂事了,都不知道见到几个姐姐该打招呼的吗?#20426;?#20113;凌凌说这话的时候,?#25104;?#30340;神色得意的不行,眉毛挑的?#23478;?#39134;起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那这位大小姐你想怎样呢?#20426;?#24352;小茹还饿着呢,她对云凌凌的胡搅蛮缠一点耐心都没有,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。她刚刚被竹条打到的地方被云凌凌的长指甲一抠,疼的厉害,便没好气的把她的手甩到一边。

              云凌凌被她甩开,故作娇嗔的诶呦了一声,揉着自己的手腕咄咄逼人。“自然是道歉了,像你这种乡野贱人,连给我提鞋都不配。你若是今天不跪下求我,今晚你就别想睡屋子里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张小茹诧异的看了一眼这个大小姐,对她这种无?#35828;?#25361;衅感到惊奇,随手从石桌上端了一杯茶水,随口到,“我这种贱人?那你这种眼高于顶的暗娼就骄傲了?啧啧啧,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养了你这么条爱乱吠的狗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说完,不等云凌凌回嘴就把一杯茶水带着茶叶沫子全泼到了云凌凌的?#25104;希?#20919;静冷静吧,云大小姐。”

              云凌凌被她骂的?#34892;?#19981;知怎么回嘴,又被浇了满头满脸。小性子一下?#30001;?#26469;了,带着哭腔急红了眼,狠狠的抓着?#20154;?#30246;小的张小茹就要掐她胳膊。

              在一边乐呵呵观战的嬷嬷看要动手,赶紧拦着。但是还没说出话,就看张小茹跟个泥鳅似的溜到一边,顺手把手里的茶杯在石头桌?#30001;?#19968;砸,拿着锋利的碎片抵上了云凌凌的脸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掐我?你敢掐我就?#19968;?#20102;你那漂亮脸蛋,让你明天就被赶出宫去。”张小茹坏心眼的挪了挪瓷片,锋利的触感吓得本就外强中干的云凌凌当时哭了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“放?#36335;?#19979;,你这?#23601;?#24590;么这么不懂事!宫里是瞎胡闹的地方吗?还敢见血,见了血你俩谁都逃不掉,都拖去浣衣局做?#21972;Γ ?p>  李嬷嬷吆喝着把张小茹拉到一边,劈手夺了她的瓷片,顺势轻踢了她屁股一脚,“不懂规矩,罚你中午不许吃饭。”

              又转脸看着一边哭哭啼啼的云凌凌,“哭什么,这是你哭丧脸的地方吗?罚你把今天上午学到的内容抄十遍,明早给我!”

              两?#35828;某头#?#39640;下立辨。云凌凌那盛气凌?#35828;?#24577;度李嬷嬷也看不过去,这次正好出出气。

              云凌凌想要辩解什么,?#20174;?#34987;李嬷嬷瞪的一个瑟缩,最后蔫蔫的回屋抄书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李?#20065;?#36208;在宫道上,跟着前面引路的公公?#20011;?#36208;了好一会。因为儿时便自请出宫,对宫里的一些道路早就模糊不清了,先下想要去见见父皇,还要找下人带路。

              看着?#20011;?#21453;复路过了三次的荷叶坛,李?#20065;?#19981;禁叹了口气,笑着叫住那带路的小太监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说这位公公,虽然本王对这宫里的布局记不大清了,但本王也不至于傻到看不出来你绕圈子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那太监听到以后讪笑了两声,弯着的腰都快垂到?#35828;?#19978;,“五殿下您有所不知,这宫里四处大致都是相同的,是您太久没回来,多一处少一处看不出?#31383;?#20102;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哦。是吗。”李?#20065;?#38543;手抽出挂在腰上的宝剑,伸手把剑头搭在那公公的?#26412;?#22788;,“那宫里这么多太监,多一个少一个也无所谓喽?#20426;?p>  被冰凉的剑锋惊得一个哆嗦,那太监吓得连头都没敢抬就直接跪趴在?#35828;?#19978;,浑身发抖。

              “五殿下?#25343;?#21834;,小奴实在是?#35805;?#27861;!饶了奴才吧!”

              李?#20065;?#30475;着?#24230;?#31579;糠的下人,满意的把手中的宝剑回鞘,踢了那太监的腰一脚,“起?#21019;?#36335;,再敢耍什么花花肠子,你就惨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李?#20065;?#32487;续往前走,心里大?#25386;?#21040;这把戏是谁搞得了。

              宫中争斗不休,为首的便是三哥和七弟。

              三哥是刘皇后的儿子,也是真正的嫡子。现在三哥正值青年,二十五的青年?#36276; ?#21487;惜刘皇后不受宠,父皇对三?#39318;?#30340;态度也是不冷不热。

              而七?#39318;櫻?#26159;淑妃的大儿子。今年二十一,和自己同岁。淑妃是父?#39318;?#23456;幸的妃子,虽然位份?#28982;?#21518;低一截,但是势力却?#28982;?#21518;强的多。

              今天带自己绕圈子的馊主意,想来就是这两人其中一?#19978;?#20986;来的。

              一边想着,终于到了皇极殿。

              看着坐在中间?#39318;?#19978;却?#20011;?#28385;是病态的老皇帝,李?#20065;?#19968;时间?#34892;?#32418;了眼。即使再怎么疏离的父子,到底还是由血脉牵引着。

              李?#20065;?#28608;动地三步化作两?#21073;?#21333;膝跪在皇帝的座前行了大礼。

              “父皇,儿臣参见父皇!”到底在边疆待了多年,即使懂礼,?#19981;?#19979;意识的带出点鲁莽气。

              “琰儿回来了,快起?#31383;傘?#20320;多年不归,为父也满是牵挂。”看着变得高大英俊的儿子,老皇帝也掩不住?#25104;?#30340;?#33485;謾?p>  父子二人一时抛下礼节国事,在殿上叙起旧来。

              “啊......真是麻烦哦。”张小茹抱着怀里的布匹,回头看后面走路磨磨蹭蹭赵燕川。

              这些大小姐真是的,平时走路都像踩蚂蚁似的,明明宫道这么宽敞,就不能走快点吗!

              “秀秀!秀秀你等等我啊。这布太重了,我走不快的。”赵燕川对这个走路快似闪电的小姐妹毫无办法,这两天上课本就累的她腰酸?#24809;?#30340;,又被嬷嬷命令去多宝阁拿布匹,她当真是走不快了。

              张小茹叹口气,这两天伪装成?#20013;愫退?#20204;相处?#25346;不?#36807;得去,除了她们太娇弱也没惹什么事。只是这姑娘拿着几匹布就重的东倒西歪的,身子骨还不是见风就倒?回身几步走到赵燕川身边,把她怀里的布匹单手抱住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拿着就好,你跟上。”说完,也不管赵燕川有没有?#20174;?#36807;来,掉头就走。

              没有重压的赵燕川虽然?#20174;?#36807;来了,但是看着一人抱好几匹布的张小茹觉得这样不太好,赶紧小跑着追上去。

              “秀秀你好厉害啊,力气真大。不过我娘说了,不能给别人增加太大负担,所?#38405;?#36824;是还给我吧,我来抱着。”

              张小茹听着旁边?#35828;?#30862;碎念,顿?#22791;?#35273;得头疼,赶紧加快了?#25386;剑?#20219;赵燕川在后面喘着粗气跟随。

              刚到走到?#24184;?#23621;旁,穿过角门张小茹?#23545;?#30475;到前面一个身影面对面走过来,两边过路的宫娥宦官见到?#36861;?#34892;礼,于是赶紧拽着后面还没?#20174;?#36807;来的赵燕川俯身行礼。

              那人从自己身边走过的时候,腰上的玉佩从眼前一闪而过。

              看着那颇眼熟的玩意,张小茹的脸?#23478;?#21523;绿了,这不正是自己偷的那富家公子的玉佩吗,因为形状异常,她还特意留意了。

              刚刚路过的,正是和老皇帝叙旧完的五?#39318;櫻?#26446;?#20065;?#19981;过因为张小茹低头行礼,穿着样貌和当初大不一样,所以李?#20065;?#24182;未注意到旁边这个小贼。

              等李?#20065;?#36208;?#35835;耍?#24352;小茹赶紧站起来跑去拍了?#37027;?#38754;一个大宫女的肩膀。

              “姐姐,刚路过的那位大人是谁啊?我从没见过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是五殿下,你没见过自然是正常的。五殿下刚从边关赶回来,他可是大名鼎鼎的影将军呢,边疆都靠的他。”

              啊————

              张小茹心底无声的呐喊着,感觉自己似乎被震惊的掉进了虚无。她是走了什么样的大?#32781;?#22909;不容易偷了一票大的,竟然是偷得?#39318;蛹娼?#20891;的钱袋,她还跟人家耍贫嘴来着。

              她能活到现在还真是万幸。

              怀里一直揣着的那个金丝钱袋?#24067;?#21464;得烫手了,要知道自己国家的达官贵人都是会在银票上盖私章的,章越多,身份越高的银票?#35282;?#25163;甚至还能升值。

              她现在揣着这一口袋印着五?#39318;?#21360;的银票......万一被人看到岂不是死定了!?#36864;?#39030;着?#20013;?#30340;名字也没有说服力啊!

              接下来的几天,张小茹除了嬷?#31181;该?#35753;她做的事以外,打死都不肯再出秀?#39277;?#23383;组一步了。

              一直到两个月后初一,看着出宫的日子近在眼前,张小茹心中宽慰了很多。毕竟她这种刚入宫的低?#30528;?#23448;是不会碰到什?#21019;?#20154;物的,除了那次的短暂相遇后就再也没碰到过。

              张小茹把怀里的银票拿出来又看了看,这五?#39318;?#30340;相貌生的很是俊俏。仔细想想倒让她这个小贼内心有点愧疚了,不过想到以后肯定再也没有相见的机会,张小茹心安理得的把银票又揣回了怀里。

              这银票,她还是笑纳了比较好。

              刚把银票收好,就听到门被敲响。回头一看,是李嬷嬷。

              李嬷嬷总是会吩咐张小茹做一些跑腿的工作,看似辛苦,其实一趟下来能得那些贵人嫔妃们不少赏钱,再?#30001;?#24352;小茹嘴甜,后宫她跑的次数多了,和各宫的大宫女都混了个脸熟。

              想到又?#24515;?#36175;钱的机会了,张小茹答应着凑到李嬷嬷身边。

              不过这次李嬷嬷的?#25104;?#26377;点奇怪,抓着张小茹的手腕走到一边,看看没?#35828;?#22768;和张小茹说道,?#25226;就罚?#20320;给我的那些首饰是怎么回事?我今天本想去打点上下,但是这首饰看了竟没人敢收,个个都说这是宫里越制的东西。”

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  书架
            加入书架
            书页
            返回书页
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指南
          2. <div id="mfvmp"><tr id="mfvmp"><mark id="mfvmp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<legend id="mfvmp"><form id="mfvmp"><tbody id="mfvmp"></tbody></form></legend>

                <tr id="mfvmp"><form id="mfvmp"></form></tr>

                  1.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