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mfvmp"><tr id="mfvmp"><mark id="mfvmp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<legend id="mfvmp"><form id="mfvmp"><tbody id="mfvmp"></tbody></form></legend>

        <tr id="mfvmp"><form id="mfvmp"></form></tr>

          1. 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宫正清秋

            第三章 初入太初(2)

            南宫正清秋 蒲烧鳗鱼 2044 2019-04-12 13:58:43

              晚饭过后,方老爷抓着方之斐的手,做着最后的嘱咐:“斐儿从小在我跟前长大,脾性我最是了解,回?#26041;?#20102;宫中,一定要恪守规矩,切不可由着自己的大小姐脾气般任性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是,女儿知道了。”方之斐看着方老爷那张含着泪,又有些沟壑的脸赶紧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方老爷点点头,叹了口气,又说道:“好在?#24515;?#27597;亲在,她有时能进宫见见太后和太妃,到时候也能去看看?#24682;?#33267;于为父,便是不知道何时才能与你相见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栾阳郡主一听,这眼泪就下来了,赶紧说道:“老爷?#21028;?#23601;是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几番寒暄过后,栾阳郡主便催着青冥和兰雁伺候方之斐回去休息。她知道今夜大家皆是不眠,还不如早点梳洗入睡,尚且能够多休息片刻。

              方之斐起身,拜别了方老爷和栾阳郡主,随着青冥和兰雁一同回到了憩心苑。洗漱过后,她便躺在床上辗转,翻腾个没完。

              夏夜微风阵阵,却依旧无法排解方之斐的燥热。这没有空调的夜晚,真是每一夜都十分难?#23613;?p>  方之斐睡不着,干脆直接起身,走到窗外那片荷塘边。她抬头看?#21028;?#31354;朗朗,在这没有半分污染和?#21448;?#30340;古代,天上的繁星璀璨,倒甚是?#27599;礎?#33655;塘边的风更甚,方之斐也渐渐平静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“小?#24682;!?#38738;冥的声音在身后传来,她询问道:“小姐睡不着吗?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有些热。”方之斐如实的回答道。

              青冥笑笑,眼神中永远是那份宠溺,说道:“小姐,奴才给你扇风就是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这样不好吧,你也要休息呢。”方之斐有些不习惯的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青冥没说什么,用手扶住她的胳膊,微微用力,说道:“走吧,小?#24682;?#20174;小就是这么给您扇的,奴才只要一扇风,您很快就能睡着,不累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方之斐被她拉着往回走,嘴上说着害怕她辛苦,可身体却很诚实地跟着她就回了屋。她趟在床上,没一会就感受到那扇动的自然风传来。的确是凉爽不少。

              青冥一边扇着,一边轻轻地抚摸着方之斐鬓边的秀发,那种奇妙的触感传来,让方之斐很快就有了困意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日早晨,天只有一点微微的透亮,房间和院子都还掌着灯,方之斐就已经被青冥从睡梦中叫醒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小姐,今日可晚不得。”青冥一边说着,一边利索的给方之斐套着衣服。而另一边的兰雁,早就端着一盆?#20154;?#36208;了进来。

              ?#28909;人?#25918;好,洗脸巾也拧好搭在铜色脸盆边后,兰雁在青冥的一声令下开始服侍方之斐洗脸和漱口。

              方之斐困极了,本就是一夜多梦没有睡好的她,更是洗脸都没有清醒过来。等方之斐真正睁开眼看铜镜中的自己时,脸上的妆容已经完成了大半了。

              兰雁在她身后一边给她梳着发髻一边问道:“小姐,这发髻是按郡主娘娘房中,从宫里带来伺候的老嬷嬷的吩咐梳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方之斐抬头,将头左扭右扭着端详,说道:“不错,不算是僭越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昨?#36759;蛉说?#24847;思是,让您把江嬷嬷带进宫里,您看今日带着一同进宫吗?”青冥一边在方之斐的脸上做着最后的调整,一边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方之斐想了想,说道:“江嬷嬷就留给母亲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是,那奴才派人回了夫人。”青冥说着,手上的动作已经停了下来,说道:“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方之斐看着天边微微显现的白光,?#39277;?#30528;周遭一?#24515;吧?#30340;环境和?#21543;?#30340;面?#20303;?#31532;一次感觉到,心突突的跳动,在这本就安静的清晨,仿佛可以听到声音。

              方之斐第一次发现,自己有些紧张。待在这里的时间越来越长,她越来越感受到一种真实?#23567;?#36825;不是她的一个梦境,而是自己真真切切活在了这个称为南梁的时代。

              “小姐,卯时过半了,轿子在外面等着了。”兰雁在她耳后传来清冷的声音,方之斐?#31168;?#38388;打了个冷颤,清醒了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方之斐起身向外面走去,青冥赶紧走了过来扶着她。方之斐在正堂拜别过方老爷和栾阳郡主后,便转身出了方府的大门,上了由宫中派来接?#35828;?#25781;轿。

              在这静?#23383;?#24102;着一丝微亮的清晨中,车轮和马蹄交错的声响,显得格外刺耳。陈彧站在方府门口的角落处,看着方之斐所坐的撵?#25105;?#28857;点向太初宫的方向驶去。

              “王爷,清晨寒凉,您披上披肩吧。”谢晚瑰站在一边,试探性的将披肩向他肩头盖上。

              陈彧没想到,自己的眼中竟然有一滴泪水试图滑过脸颊,被谢晚瑰这么一打扰,他终是忍住了。他回过头来,对谢晚瑰说道:“你看到了吧,她是要进宫的人,你何苦去她面前做戏,演这么一出?”

              谢晚瑰闻言,赶紧跪下道:“王爷恕罪,晚瑰知道错了。可方小姐她…她那日是自己看见我们在畔景楼…”

              “即便如此,你又何苦去给她难堪,让她害怕又不知所措。你可知道她,从小?#21487;?#24815;养,哪里受得住你这种女人?”陈彧将自己那一?#29615;?#25041;都发泄在谢晚瑰身上,怒吼着对她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“她害怕?我这种女人?”谢晚瑰一时有些语塞,不知道该怎么表达,她的眼泪夺眶而出,继续说道:“我是哪种女人,我跟着王爷您的时候,?#24425;?#28165;清白白的女儿家!”

              “罢了,谁又知道你是真的假的,本王也分不清你的真?#30340;?#30340;或真情假意。你走吧,我们无事不必再相见了。若你觉得我误了你,就当本王?#20960;?#20320;了。”陈彧冷冷地说道,他看着远处的撵?#25105;?#32463;消失在夜色?#23567;?#39039;?#26412;?#24471;心里?#31456;洌?#27809;有任何力气再与眼前的谢晚瑰拉扯。

              “王爷,我…”谢晚瑰一边说着,一边跪着朝陈彧挪过去,拽着他的衣角,仿佛恳求般落着大滴大滴的眼泪,问道:“您从前说的?#20999;?#35805;,都是逢场作戏吗?您说您?#19981;?#25105;,会赎?#39029;?#28165;吟阁,会想办法给我名分…”

              陈彧摆摆手,不想再听。身边两个小厮会意,赶紧呵斥道:“退下!”

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  书架
            加入书架
            书页
            返回书页
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指南
          2. <div id="mfvmp"><tr id="mfvmp"><mark id="mfvmp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<legend id="mfvmp"><form id="mfvmp"><tbody id="mfvmp"></tbody></form></legend>

                <tr id="mfvmp"><form id="mfvmp"></form></tr>

                  1.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