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mfvmp"><tr id="mfvmp"><mark id="mfvmp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<legend id="mfvmp"><form id="mfvmp"><tbody id="mfvmp"></tbody></form></legend>

        <tr id="mfvmp"><form id="mfvmp"></form></tr>

          1. 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无尽游戏之返魂而来

            第二百零六章 黑雪山团战

            无尽游戏之返魂而来 桃梓泠 4850 2019-04-12 13:52:47

              黎明竹不肯再多话,长枪一扫便冲过去:“不肯也?#27599;希 ?p>  卢正博看也没有转圜余地,叹口气,便拿着长刀杀过去。身后的黑龙军团也跟着毫无畏惧的杀过去,对于任何敌人,他们都没有恐惧,对别?#35828;?#24615;命和自己的性命?#23478;?#26679;不在乎。

              黎纲也不讲究什么礼数,拿出跟了许久的长枪便也?#36864;?#22899;一起杀向卢正博。两个老供奉也好不要脸的跟在祖孙两后面准备突袭,他们修炼的是偏隐匿刺客类型功法。而王琨是阵法师,柳别赋是术师,也通阵法,二人便一起一起直接对黑龙军团施法,只是那容貌亮眼的女人始终没有动,似乎毫不在乎。

              才刚开打,天空便有大片大片的火气凝结成火团,直?#30001;?#21521;军队中间,如同烧红的铁水倒入雪地,瞬间融化一片,死伤无数。可黑龙军团也有会阵法的将领,几个小将联合布起防御,却又要面对怎么都杀不尽的大夏士兵。

              这种战场,毕竟不是王琨这种级别的影响大局的修行者,士兵们即便是后天境界乃至先天境界的修行者,使用功法秘技都不管用了,只能是硬打,?#20154;?#29408;,?#20154;?#25179;得住,

              卢正博的勇猛不是?#35828;?#34394;名,一人对抗四人也绝不会削弱一丝气势,那种一往无前的霸气,就是敌人也非常敬佩,同?#22791;?#21040;恐惧。常言道狠的怕愣的,愣的怕不要命的,像黑龙军团这般被卢正博训练出来的军人,?#32536;?#20154;和自己的生命同样漠视,所以即便现在形势极差,五万黑龙军团士兵的数量?#26412;?#38160;减,可他们的气势?#21019;游?#20302;下去。反而是对面的大夏士兵心里素质稍微差?#35828;悖?#38754;对凶残的黑龙军团直接?#30528;?#23472;羊?#35805;?#26432;了自?#21644;?#32990;,都吓得气势越来越弱。

              两个老供奉偷袭,使得卢正博的神器级别铠甲都开始损坏,毕竟他们是白灵境了,只是大限将至太老了力不从心。不然卢正博也撑不到现在,可惜也撑不了多久了。

              黎纲虽老,却还没有到大限,虽然没有白灵境实力,却也差不多,黎明竹又有着年轻的朝气,和爷爷合作,相互弥补了缺点,黎家枪法发挥出了极大功效。

              卢正博的长刀挥拍抽打间?#24425;?#26497;为凶狠,黎明竹到底力量不够,被钻了空子一刀拍飞到了后方,黎纲却?#27809;?#29408;狠戳了卢正博一枪,她左胸中枪,幸而离心脏偏了许多。卢正博揪住对方长枪,右手长刀一挥,狠狠的把枪砍断,黎纲被震飞,两位供奉急忙去接住他,眼中对卢正博充满了惊疑,他怎么还不死?

              将枪头拔出,卢正博封住伤口,曾?#24067;?#24537;扶住他,给他喂下丹药,却是收效甚微,卢正博伤势极重。

              ?#38712;?#24069;,怎?#31383;歟俊?p>  卢正博摆摆手道:?#25300;以?#23601;喊人回去?#24615;?#20891;了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?#27809;?#19981;来?”

              此时马车里传来柳别赋清丽的声音:“王爷不用等了,你的救援大军已经被困到其他地方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卢正博吐出一口血,死死盯住了马车里柳别赋身边那个女子,她的眼睛……原来她看似什么都没做,其实已经断了卢正博的后路。

              “没想到消失了多年的皇家学院院长竟然回来了,卢某长见?#35835;耍?#37057;院长。”

              那冰冷的美貌女子终于看他,面无表情道:“能见到楚天王朝一代神将陨落,郁某也长见?#35835;恕!?p>  卢正博?#20154;?#36215;来,看着也刚刚才站起来的黎纲,笑道:“我实在不想用常懿的东西啊,因为一用就?#30452;?#20182;说中了,他又要得意算对了。敢不敢?#31383;。?#23450;国公。”说完便让曾璨丢过去一个小东西,挑衅的看着对面。

              黎纲听到常懿这狐狸的名字更加气血上涌,忌惮的看着丢过来的小卷筒,心中挣扎,末了还是捡起来。没有陷阱毒药,里面只有一个小小的记忆水晶。他拿在手里看,忽然有一道光射进脑?#29275;?#20110;是他忽然看到了许多东西,然后……便捂住胸口昏倒了,看起来十?#32456;?#24778;气愤。

              黎明竹红着眼扶住爷爷,对着卢正博怒吼道:“常懿这个老狐狸又玩什?#31383;?#25103;?!”

              卢正博?#20154;?#20986;血,刚想说他也不知道,对方两位黑袍老供奉便看准机会要直接下死手,却在闪到他身边那一刻,猛然发现了一样东西,惊的跳开。

              “快闪开!黑龙杵!”

              卢正博看着逃窜的敌人笑了笑,并没有把黑龙杵对着任何人,而是抬起来对准了,黑雪山顶。常?#34917;?#36208;了他的小黑龙,总算是肯留个好东西。

              他用尽所有力量,灵气催动,那小小的黑龙杵忽然散发一股极强力量,?#36335;?#19968;声龙吟,那黑色能量团直?#30001;?#21521;了黑血山顶,‘轰隆!’一声传下来时,雪崩已经到来。

              浩浩荡荡的雪球越滚越大变成滔天雪浪冲下方迅速淹没下来,黑色山石树林都迅速被埋在里面,无数动物异兽惊得四散逃命。

              曾璨?#27809;?#32972;着卢正博,领着还活着的两万黑龙军赶紧逃跑。黎明竹也赶紧带着大夏士兵远离那地方,因为他们就在雪崩正下方。才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,可怕的雪崩已经落下来,来不及逃跑的人马瞬间被埋在雪里。

              黎明竹安置好爷爷,便领着剩下的六七万大军准备追击,气的咬牙道:“跟?#39029;?#36807;去,杀光他们!”

              马车里的柳别赋却跳下来拉住了她,急忙道:“别追了,明竹,我们错失良机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黎明竹?#35805;?#29993;开她,不甘道:“卢正博伤及心脉,他们跑不了!”

              柳别赋冻红的小脸更加紧?#29275;?#25289;住她的盔甲,狠狠道:“我知道你想为父母报仇,可是你不能带几万士兵去送命!老师说那些被迷惑的救援大军已经赶过来,快要和卢正博相遇了!你也看见过十几万黑龙军团的军阵有多厉害,我们几个加起来都破不了!”

              黎明竹气红了眼说:“怎么会有人有人破了郁院长的冰火幻阵?”

              马车上那美貌女人下车,一身蓝衣单薄,却丝毫感觉不到冷,因为她本人比冰块还要冷。她是消失多年的大夏皇家学院的最年轻的院长,郁千叶,柳别赋的老师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的冰火魔瞳只到?#35828;?#22235;重,面?#38405;?#20123;天材灵宝是无效的,比如——七彩雪精。”说着,郁千叶看了眼渐渐平息雪崩的黑血山脉,难道那东西被人拿走了?到底是谁这?#21019;?#33021;耐?

              黎明竹气的丢了长枪,忽然跪在雪地里,恨恨的锤着雪地,明明已经全身狼狈都上伤,衣着又重又冷,她却觉得很热,满腔怒火。

              柳别赋脱下自己的大棉斗篷给她盖上,抱着她哽咽道:“没事的,没事的,卢正博中了毒,活不了多久。”

              黎明竹愣住,回望她,这个明?#37027;?#20029;的第一才女,是她的闺中蜜友,更是志同道合的知己,可是?#19997;?#22905;忽然不明白她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“爷爷绝不会给自己的老伙计抹毒,况且他哪来这么厉害的毒?”

              柳别赋摇摇?#36820;潰骸?#20853;不厌诈。明竹,你是要做神将的,应当明白,事出非常可用非常之道。”能毒死紫灵境的毒自然不是好弄的。

              黎明竹沉默,拿起斗篷批回柳别赋身上,平淡道:“你身子弱,别冷着了。”说着便去集结大军,不甘心道:“我们撤!!!”

              高高的城墙上,元帅将军们都在注视远方归来的?#28216;椋?#20182;们拉着死在黑血山脉的同胞的遗体。

              雄壮的猎隼划破长空,呼呼的来到主人肩膀,副将曾璨摸着它的头,从它诡异的叫声中已经获取了情报,还真不能小看了黎明竹这个武疯子,连南平郡主楚莲心和?#26538;四?#37117;打不过她。

              卢正博站在那看着拉进来的遗体,眼神隐含悲痛。长满胡渣的脸有些苍白,他是英武不凡气魄雄浑,令人折服的北疆王,?#19997;?#21364;有些病弱阴郁,这一切都是那次黑雪山大战留下的。

              没想到枪上竟然有毒,卢正博差点背过气。好在常懿这家伙竟然早就备下了一枚丹药给曾璨,竟然就解了这可怕的?#23613;?#20063;幸好有人相助,解除了郁千叶的冰火幻阵,带领救援部队及时来到,不然战士都回不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曾璨对着城墙上站着的元帅北疆王卢正博道:“查清楚了,黎明竹搜刮了许多贪官污吏的金库,充作了军备物资。而大夏药王郑涵带回去的灵心钥是假的,还死了许多太上供奉,大夏?#23454;?#38663;怒,所以他们决议铲除您。还有,听闻大夏太子正在?#25103;讲?#21010;和戎越的战?#38534;!?p>  卢正博笑起来,“这小?#23601;返?#23376;挺大,不怕那些言官参她?柳仕明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?咳咳!不过柳别赋也在,他应该不会把自己女儿扯进去。”他的伤又开始发作,心口疼的他说话也极为困难。

              曾璨捏紧了拳头,气得打在城墙上,“这?#23601;?#19981;仅是个武疯子,还阴险毒?#34180;?#20111;得以前还欣?#36864;?#20658;骨凛然,竟然偷袭下毒,害的将军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卢正博倒是不在意,自嘲一笑:“兵不厌诈,是我大意了。对了,林?#23194;?#24590;么样了?”

              曾璨想起那位少女,眼中升起敬佩感激,要不是她路过及时破了幻阵,卢景明和十万救援大军也不能赶过来。若是黎明竹带人追杀,他们怕是?#31361;?#19981;到现在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景明小将军在陪着她逛郡城,说是让她和我们一起班师回朝。”

              卢正博点点头,景明是他侄子,一?#22791;?#30528;他行军打仗,什么品性他最清楚,老?#30340;?#35767;不善言辞,竟然会带?#23194;?#23478;去逛?#37073;?#26159;看上那林依然了吧。倒也不稀奇,她可是药王黄宴清的关门弟子,惊才艳艳的药师,修剑的先天境界修行者,现在观她,怕是快突破到先天大圆满境界了。只是……

              “我听说?#22235;睿?#19981;,傅沥的弟弟傅安和林依然有婚约?”

              曾璨和卢正博?#35805;?#22823;,是个看似朴实的中年男人,就是个?#30001;?#24494;矮了些,还挺?#32032;浴?#34429;然?#20040;?#27801;场,可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多有耳?#29275;?#19968;说这件事,便滔滔不绝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“这傅沥小将军的弟弟傅安确实和林?#23194;?#26377;婚约,听说是祖父辈就定的了,两家这么多年风风雨雨关系一直挺好。就是两年多前傅安好像因为街头和人斗殴被打成重伤,后来无法在修行了,可林家也没说什么。不过就差不多半年前,林?#23194;?#27597;亲去退婚,两家闹的不欢而散,但是林族长在闭关,还是没有提解除婚约的?#38534;?#32467;果族比那天傅安竟然进入后天境界,可以修行了!您说怪不?#37073;?#19981;过她姐姐那是天才药师,师父又是苦洲鼎鼎大名的晴空学院院长,治好她弟弟应该是很容易的?#38534;!?p>  北有双莲生,?#25103;?#26691;花俩,这些事卢正博自然是知道的,谁让他有一个十分?#32032;?#22810;事的儿子。

              这位老元帅知道这副将还不清楚最近发生的事情,便打趣他:“你这消息通这次可没我厉害了。现在边南郡成立,?#24213;?#21487;是那第一大族了,而且过不久他们就要搬回国都旧址,想必和林家的婚事肯定是要解决的。就是不知道到?#33258;?#26679;发展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曾璨愣住继而一脸可惜,他还是待在北疆太久,都落伍了,这?#20301;?#30427;都可要好好休息,给女儿找个?#20204;资隆?p>  北疆的郡城人口往来不算?#34987;?#20294;是也各有特色,民风淳朴?#30452;?#24717;,百姓直爽痛快。?#36136;薪新?#19968;个赛一个热情,外来客总会有些不?#35270;Γ?#21364;?#24425;腔断?#36825;里的。

              这里最好的酒楼依旧是全国连锁的一?#20223;ィ?#26368;好的包间已经被卢景明小将军包了,款待大恩人林依然。

              卢景明结结巴巴的说了许多?#34892;?#30340;话,憨厚老实的面庞都红得发烫,对面漂亮可?#35828;?#26519;依然只是客气的回着,眼睛始终看着窗外的街道人流往来。

              卢景明想起以前见过的林依然,她站在那些公主臣女中间,却是无人能夺其光芒,是贵气无比的天之骄女,国都所有少年的梦中情人。此次再见她,身上却多了份沉静,少了傲气浮躁,却更加令人着迷。

              ?#20658;止媚錚?#25105;,我是不是特别闷?”

              林依然回过神,微微一笑道:“没有,抱歉,是我走神了。有半年没有见到那么多人,所以想念人间烟火气。”

              卢景明紧张又敬佩道:“不愧是药王大?#35828;?#20851;门弟子,竟然在黑雪山脉修行半年!我们这些久经沙场的男儿都不肯再那里多待一个月呢!不过也多亏你们出来在那附近,正好碰见我们被困,才能解围,多谢!”

              林依然点点头,谦虚道:“只是为了磨炼,没怎么往深处走,这不还靠着大师姐才能安然无恙。”

              卢景明望了一眼始终缩在墙?#24378;创?#22806;的沉默女子,看起来三十多岁,容貌身材?#23478;话悖?#23454;在是普通到了丢在人群里都找不到。可他久经沙场?#30452;?#24179;常人更明白她的可怕,她竟然可以令人自然而然的忘记她的存在!

              这种人作为对?#36136;?#22312;可怕,而?#19968;?#26159;个紫灵境的修行者。

              “杜敏前辈,是这些饭菜不合胃口吗?”

              杜敏没有说话,冷冷的转过头看紧张的卢景明,平淡的说:“我不需要吃东西,也没有口腹之欲。”

              卢景明吓得冷?#36891;逛梗?#24613;忙点点头:“是,前辈超凡脱俗,自然不在意这些俗物。”

              林依然却是夹起那烧鹅肉,眯着眼道:“只要没有大过这天地,又有谁能真正的超凡脱俗呢?修行者也不过是不需要像普通人那样艰难活着的人类。”

              杜敏面色复杂的看着这小师妹,她自从两年前从东海回来便像褪了层皮?#35805;悖?#24515;境感悟远超从前。这次在黑雪山脉苦修半年,她竟然撑下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她以前可是个高傲娇滴滴的大族贵女,公主?#23478;?#35753;她几分,除了师父谁敢给她苦头吃?

              林依然向卢景明敬了杯果酒,俏丽愉悦的说:“多谢黑龙军肯捎带我们一程,?#28982;?#21040;盛都,依然一定亲?#32536;?#38376;拜谢王爷和卢公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卢景明受宠若惊的回酒,心中突然有点期盼不要那么早回到盛都,可伯父的命令是加速回去复命。

              林依然明白这北疆王为何如此着急,因为大家都嗅到了一场巨大风波的味道,从前她深陷其中不自知且无力扭转,现在......她看着白嫩皓腕上的七彩细镯子,露出了非常复杂的眼神。

              傅安,我们很快就要见面了。这么多事请都变了,你?#21482;?#21464;成什么样呢?

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  书架
            加入书架
            书页
            返回书页
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指南
          2. <div id="mfvmp"><tr id="mfvmp"><mark id="mfvmp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<legend id="mfvmp"><form id="mfvmp"><tbody id="mfvmp"></tbody></form></legend>

                <tr id="mfvmp"><form id="mfvmp"></form></tr>

                  1.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